2010年9月25日 星期六

时光序曲

噢,依噢依噢………………
啦啦啦………………噢依噢
噢………那动荡不安的未来
噢…………她是天使
我虔诚的吻,啦啦啦………………
啊………………最初的花与呢喃
啊………………沙沙絮语
啊………………窃窃诉说
噢,依噢依噢………我要起飞
啦啦啦………………噢依噢

我们的爱

雨继续下着,
忧伤在持续;
以前因为雨,
带来了忧伤。
现因为忧伤,
而带来了雨。

噢…………哪是谁的雨谁的忧伤?
噢…………那是忧伤那是雨。


人继续等待,
花陆续开落;
以前因为人,
带来了花开。
现因为花凋,
而带去了人。

噢…………哪是谁的等待谁的开落?
噢…………那是忧伤的人那是鲜红的花。

爱继续褪色,
记忆在延续;
以前因为爱,
带来了记忆。
现因为记忆,
而带来了爱。

噢…………哪是谁的记忆谁的爱?
噢…………那是我们的记忆我们的爱。

2009年12月9日 星期三

接力剪輯詩10《如此憂鬱》2009/09/05

接力詩10﹕《如此憂鬱》2009/09/05
參與者/Teoh Shaw Gie 、龔萬輝 、Jeff 傑夫 康桂和 、董百勤 、逊雪 风麟 、John Lee 、Hor Sze Wang 、方安、陳強華 、Lim Yee Cherng 、Seline Ooi
剪輯人/ 陳強華

灰色的牆佈滿白色的裂痕
路上來往的行人拖著如鉛的影子
青苔慢慢地乾枯了
那是我們的秘密
你是簡體,我是繁體的

梳不齊的頭髮
難以忘懷的悠閑週末
只好在堵車路上高唱因為我藍
她是過去式,你是未來失
而我還是現在式

戴上耳機騎上機車
慢慢、漫漫、閑逛
在下班車水馬龍的夜裏
人潮熙熙攘攘,時間滴答滴答
別問我眉心究竟擔待了多少重皺

僅僅是形象化了你
在我額間的渠流
我仍持續著乾燥的
眼神、距離、風景
土壤裏冬眠,半個過去

如今你已老去,詩也隨著衰竭
剩下脆弱信仰安撫你的渴望
大體上我們並不擅於談論自己
但我們一直都如此誤以為
這城市所有巷弄都該有自己的故事

我們必須明白大多時候
我們不能決定
哪些旅程需要延長
如同不能決定把那些傷疤留下
風啊,請把藍色的我帶走吧
像密封的盒子長出蕨草
像你每夜每夜臨摹字的筆劃
總是無法阻攔
更多細節溢出虛線的方格
灰色的牆佈滿白色的裂痕

接力剪輯詩 9《如此悠閒》2009/08/24

接力詩 9﹕《如此悠閑(一)》2009/08/24
參與者/Jeff 傑夫 康桂和 、Tan Phek Fang 、陳強華 、Lim Yee Cherng 、Meizhen Lee、 John Lee 、Seline Ooi
剪輯人/ N(BOSANOVA版)

嘿......我不曾想過
情人躺在柔軟的白色沙發上
眼鏡藏在起霧的夢境
我們只能靜靜相對,交換
這起霧的戀曲

早已無法安居在一個雨季了
不寫詩的季節
我要慢慢曬乾上次旅行時
淋濕的手信

嘿 不被理解的電影
擱置一旁
擦拭塵沾滿的玻璃窗
讓我們的黑色出去玩

嘿......不寫詩啦
上次旅行時學習到的新詞彙
就讓它們出去玩

詩人的手牽著新詞彙的小手
在玫瑰花茶裡放風箏
你未曾換水的
半個世紀的漫長
有種不被理解
卻感到的幸福與愉悅

接力詩 9:《如此悠閑(二)》2009/08/24
剪輯人/ 方安(年輕青春版)

星期天 在柔軟的白色沙發上
擁抱九點的夢境
你的大手牽著我的小手
交換 上次旅行時學習到的新詞彙
自在寫詩 或者不寫

星期天 在玫瑰花茶的薰染中
不被理解的電影
悄悄打盹 又醒了過來
我也不曾想過
你未曾換水的懶散
在杯中起霧
維持半個世紀的漫長

星期天 在打毛線的雨季裡
我們只能靜靜相對
慢慢曬乾 漫漶的戀曲
拿著地圖、方向盤
尋找上次旅行時淋濕的手信

星期天 在前天 昨天 明天之間
安居在情人的擁抱
夢境與夢境交纏成人字拖
幸福與愉悅地逛逛街
你何必惆悵

接力詩 9:《如此悠閑(三)》2009/08/24
剪輯人/ 陳強華(歌仔戲版)

想要去騎白馬.
我身騎白馬,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過中原
人字拖小背心,啦啦啦啦
逛街睡覺情人要擁抱
玫瑰花茶把書薰染
在柔軟的白色沙發上

起霧的眼鏡擱置一旁
今天 昨天 前天 明天
以後都是星期天,啦啦啦啦
於是每天自在地寫詩
的確我也不曾想過
玫瑰花茶裏有你未曾換水的
半個世紀的漫長,嗯...........
我的白馬去了哪里?

如此看來,你偶爾起霧的夢境
早已無法安居在一個雨季了,嗚......
我要慢慢曬乾上次旅行時淋濕的手信
於是我們只能靜靜相對,交換
上次旅行時學習到的新辭彙
有種不被理解卻感到的幸福與愉悅
我身騎白馬,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過中原
放下西涼沒人管(為什麼要去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啊啊啊